新加坡移民生活故事

发布时间:2015-12-25 11:43:56 阅读次数: 发布人:Lily

老爸出生在浙江宁波镇海一个名叫湾塘的渔村,1917年,那是个兵荒马乱的时代,14岁那年,他让爷爷送到上海学干洗,为南来谋生做准备。毕竟年少无知,学艺不成,被赶回家乡。

  新加坡移民生活故事

  他在里面,我在外面,看着、看着,百感交集,思绪飞到从前。

  爸在世96年,近乎一个世纪,这漫长的岁月,他是怎么度过的?想来也真有些吃惊。

  老爸出生在浙江宁波镇海一个名叫湾塘的渔村,1917年,那是个兵荒马乱的时代,14岁那年,他让爷爷送到上海学干洗,为南来谋生做准备。毕竟年少无知,学艺不成,被赶回家乡。

  16岁那年,爸再度出发,爷爷说哥哥要守香火,弟弟还小,不大不小的爸爸负起了救家救国的责任,离别那一天,奶奶煮了丰盛的一餐,挟上个鸡脚,爸吃不下咽,慈母怕儿子受寒,还备了件羊毛冬衣让爸带上。哥哥送行,直到数里外的村口,真的不能再送了,兄弟依依惜别,算是生离了,爸没有回头,因为不想让哥哥看到眼眸中的泪光。

  爸乘船先到香港,再辗转来到新加坡,他马上后悔了,种田虽苦,天黑天冷,总得休息,这里是日做夜做。

  原想奋斗几年回乡成家,然而造化弄人,往后发生了很多事情,回不了家了,另一方面,也娶妻生子,落地生根。

  上世纪70年代,英军在新加坡撤离,干洗店没生意,只能说几句英语的爸爸为了养家活口,航海去了。

  有一年中秋节后,我放学兴冲冲的跑回家,以为有月饼吃,结果扑了个空。连过期的便宜月饼也买不起,爸很内疚,于是决定航海去,这是他多年后闲话时和我说的。

  到海港送行,爸在舱上,我在岸上,相对挥别,呜呜的汽笛声中,游轮渐行渐远,我想爸爸一定还在甲板上张望,极目远眺,爸爸看不见了,最终船儿也消失在苍茫的暮色中,我的心早已失落。

  几年后,爸航海回来,我升上了中学。再回来,我升上高中。

  90年代某一年,父亲终于回乡探望兄弟,弟弟原本患病过不了冬,听说哥哥要来,奇迹般地存活下来,三兄弟见面,抱头痛哭,分手的时候是少年,相聚的时候已是白发苍苍的老翁,能不感慨万千吗?

  他们每晚挑灯夜话,回来后爸爸声音也沙哑了,要在几天里说完50多年的千言万语,哪能不沙哑。

  第二年,弟弟死了,过几年哥哥也过世了,弥留之际,他说看到了久别的弟弟,心愿已了,再也没有牵挂。

  造化弄人,一个平凡的老人,背后有个不平凡的故事。不仅是父亲,很多新加坡人的父母、开埠先驱,都有一段可歌可泣的艰辛故事,相对于近代的新移民,你们可是幸运幸福多了。

关键词: